首页 | 战略联盟 | 资本运营 | 循环经济 | 科技交流 | 华夏社区 | 财智基地 | 行业宣传 | 财智企业 | 现代制造 | 财智品牌 | 协同商社 | 工业旅游 | 招商引资
 
012345
67891011
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
 
首页>>财智人物榜
高书生谈文化产业
2014/8/5 14:56:12  来源:财智中国网  发布:ficc616

    【编者按】文化产业是一个国家的软实力。2009年7月22日,我国第一部文化产业专项规划——《文化产业振兴规划》由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这是继钢铁、汽车、纺织等十大产业振兴规划后出台的又一个重要的产业振兴规划,标志着文化产业已经上升为国家的战略性产业。国家将重点推进的文化产业包括:文化创意、影视制作、出版发行、印刷复制、广告、演艺娱乐、文化会展、数字内容和动漫等。中央宣传部文化体制改革和发展办公室高书生副主任长期研究并积极推进我国文化产业发展,对我国的文化产业发展有独到的见解。

 

一、文化产业发展的现状

 

    关于文化产业发展的现状,我想用几个表来表达。我们国家文化产业的发展应该说是刚刚起步,从统计的角度来讲,我们是在2004年第一次有了文化产业的统计数据,2004年到现在为止,这些统计数据都已经有了,从这张表里大家可以看得出来,2004年文化产业的增加值是3102亿元,2012年已经达到了18071亿元,这是文化产业发展将近10年的时间,增加值的规模不断扩大,从三千多亿元一直增加到一万八千多亿元,幅度也是非常大的。

 

  首先我们来看文化服务业,应该就是我们说的内容生产部分。2004年的时候文化服务在整个增加值当中只占40%,到了2010年就超过了50%,达到了53.7%2011年达到了55.9%,去年是53.2%,也就是说在文化产业增加值当中一半以上是文化服务业的贡献。这张表是文化产业发展的年均增长速度,我们可以看到三个数据:从2004年有文化产业统计以来,文化产业的发展一直是在两位数以上的增长速度,2004-2008年是23.28%2008-2010年是24.19%2011年是将近22%,到了2012年是16.5%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社会上有一种说法叫做文化产业逆势上扬,当时提出这个观点以后有些人还提出了疑问,现在没有数据证明是逆势上扬,只是有很多的个案,比如美国的好莱坞应该是在1929-1933年大危机的背景下不断兴起,我们国家从2008年开始电影的票房收入是一个高速增长的态势,但是2008-2010年的数据出来以后基本上就证明了这样一种判断是有依据的。2008-2010年期间文化产业的年均增长幅度是24.19%,高出同期GDP增长速度将近1倍,同期的GDP增长速度只有12.6%,文化产业的年均增长速度是24.19%,所以说文化产业确实是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呈现一种逆势上扬的趋势。从2012年也就是从去年开始,文化产业的年均增长速度虽然还是两位数,但是已经低于20%,只有16.5%,当然,这跟整个经济发展有关系,比如GDP增长速度从17.96%降到了9.7%,这是按照现价来算的,但是文化产业的增长速度降到了20%以下,所以我们觉得是一种高位趋缓的现象。

 

  这是不是意味着文化产业的发展也到了一个关键的时期?应该说这种趋势要等到2013年的数据出来之后才能进一步判断,但是我们从业内研究的趋势上来讲,这种现象是值得格外重视的,为什么一直是20%以上的增长速度?到了2012年降到了20%以下值得去深思。从我个人对于文化产业的观察来讲,我认为文化产业的发展确实是遇到了坎儿,文化产业本身发展的短板已经在2012年出现了,这是我们文化产业发展高位趋缓的一个内在的原因。这个短板概括起来主要是三个方面:

 

  首先是产业链不完整。大产业发展当中产业链不完整的问题非常突出,这里有三种矛盾现象:一是有企业没产业。所谓的产业是企业的集合体,为什么会有企业没产业呢?关键的问题是没有找到盈利模式,最典型的代表是动漫企业。二是有产业没链条。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今天我们的主题有线电视网络收入结构单一没有链条。三是有链条都很短。最典型的是电影和出版,电影就是三个环节:制作、发行、放映,出版就是编印发。所以产业链的不完整是整个文化产业发展过程中的短板的表现之一。

 

  其次是产业集中度不高,表现在企业来讲就是市场占有率很低,低到什么程度?我举两个例子:中国的出版业当中大头是教材,几乎占到了60%左右,剩下40%是一般图书,就是我们平时在书店里面看到的一般图书。一般图书的市场占有率最高的应该是中国出版公司,因为集中了全中国最古老的,或者最有品牌价值的老的出版社,像商务印书馆、三联书店、人民文学等等,它的市场占有率是6%左右,排在第二位的市场占有率出版业在一般图书里只有3%左右。在影视界里这个问题也非常突出,比如电视剧的制作,包括现在有些上市公司市场占有率也就是1%-2%,这是华策并购之后有望达到10%,但是市场占有率确实是这个行业当中的一个很大的问题。市场占有率低必然就是企业弱小。

 

还有就是地区封锁和行业壁垒。地区封锁是计划经济时代的遗留问题,因为过去的文化资源都是按照行政方式配置,按照行政区划、行政级次配置。发展文化产业的时候这个问题就出来了,现在各地的文化产业结构趋同现象非常严重,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看一看各地的文化产业发展规划,或者文化规划,这一点就非常明显,基本上都一样,中央说什么地方说什么,因为这是过去计划经济遗留的。出版发行业、演艺业、动漫业、影视制作基本上都是这种问题。产业的同构化就必然导致地方保护主义非常严重,所以现在跨地域经营在大多数的文化企业是很难做到的,为什么?地区封锁。从行业壁垒的角度来看,我们国家的文化产业实际上行政上被划成三块:文化艺术、新闻出版和广播影视。实际上就是一种文化的行政分业,导致我们的文化企业基本上都是分业经营,混业经营的有,但是很少。这是我们现在文化产业发展当中一个非常短的板,如果我们放眼世界,国际上大的文化企业无一不是混业经营,只不过是突出某一个方面,所以下一步的发展可能要在突破文化的产业分业,实现混业经营方面迈出很大的步伐。

 

二、三中全会决定在文化改革方面有三个突破

 

第一个突破是提出了文化体制改革的中心环节。过去10年,中心环节是培育合格的市场主体,包括推动国有经营性文化单位转制,降低门槛吸引非公有资本进入文化产业。《决定》提出以激活全民族文化创造活力为中心环节,更接近文化本源。

 

在高书生看来,中心环节提法的变化,折射出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的关系。“十六大”区分了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为文化体制改革提供了理论依据和基本思路。过去的10年,改革是按分开思路推进的。“没有区分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文化体制改革就不可能取得实质性进展。”三中《决定》更强调了二者的联系,文化事业是文化产业发展的源泉,文化产业是文化事业的支撑。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既分又合,构成了文化发展的全景图。

 

文化体制改革从2003年开始,这十年也是文化产业蓬勃兴起的关键时期,可以说,没有文化体制改革就没有文化产业。因为产业是从事业中分离出来的,如果不区分事业和产业,产业还被裹在事业里不独立,就不可能有文化产业的快速发展。高书生认为,文化产业必须根植于文化传承,原创能力严重不足,已经极大地制约了文化产业的发展,成了卡脖子问题。所以,必须把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联系起来。现在已经到了文化产业反哺文化事业的时候了。三中全会抓住了这个要害,不光体现在中心环节表述上,而且体现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上。

 

文化事业、文化产业、公共文化服务三者是密不可分的。如果没有文化产业的发展,文化产品和服务就不会丰富,就拿不出更多的产品和服务用于公共文化服务,就不能满足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需求。

 

第二个突破是国有文化资产管理体制。这是三中全会决定的一大亮点。

 

高书生指出,这个问题是文化体制改革中遇到的难点,这些年一直在探索。目前全国约有一半省份设立了管理机构。十七届六中全会提出管人管事管资产管导向相统一,这次更明确要建立党委和政府监管国有文化资产的管理机构,这既是对过去探索的肯定,又进一步指明了方向。这不仅是完善文化宏观管理体制的重大举措,也是文化体制改革推进方式的重要变化。

 

第三个突破是改革、发展和管理三位一体。

 

高书生认为随着国有经营性文化单位转制为企业,非公有资本进入文化产业,文化企业的构成越来越复杂,如何加强而不是削弱意识形态管理,如何体现文化企业的特殊性,这是普遍关心甚至困惑的问题。三中全会《决定》从两个方面给大家吃了定心丸:一是国有传媒企业的特殊管理股(新加坡叫金股)制度安排;二是出版权和播出权坚持特许经营制度。从制度上确保既可以大胆地推动国有经营性文化单位特别是新闻单位转制为企业,又可以让民营工作室和民间力量加入图书、广播电视非新闻节目制作。这是三中全会决定思想解放的具体体现,是新一届党中央集体不回避矛盾的重要体现。

 

三、文化产业发展新的坐标

 

下一步应该如何推动文化产业发展?如果用一个术语来表述的话,我觉得应该找到一个新的坐标,这个新的坐标既包括纵坐标也包括横坐标。

 

首先来看一下坐标横向的问题,一定要推动文化产业和国民经营体系的融合,现在文化产业要和国民经济体系紧密地融合起来,就是在高层次上实现融合。这种融合形象地说应该是架起一座高架桥,而且是双向的,这种双向的高架桥从一个方向上来看就是文化产业的发展离不开国民经济体系的支撑,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就是文化装备制造业,一个就是文化消费终端制造业,这两大领域都是现在说的工信部的范畴。文化装备制造业一个是包括软件,一个是包括硬件,硬件里面又包括了广电的设备电影机械、印刷设备、舞台设备,还有一些材料。文化装备制造业这个词第一次出现是在国家《十二五文化改革发展规划纲要》当中,这是为了推动文化产业国民经济的深度融合的具体表现,也是为了实现文化和科技融合的一种具体形式或者切入点。当我们把文化装备制造单理出来的时候就发现了一个大问题,现在的文化装备制造基本上被国外所垄断,国产化程度非常低,这个问题应该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我们一定要注意,国民经济的发展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当然,我们不会指望文化产业发展能够对国民经济体系有多大的拉动作用,但至少是文化产业发展越快对于装备的需求越大,能够拉动国民经济一定的增长。另外就是文化产业对于国民经济体系的推动作用,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生产性文化服务业对于国民经济体系的推动作用,二是文化内容制造业。下一步文化产业的发展除了我们生产最终产品以外还会去生产大量的中间产品,这个中间产品就是现在最时髦的词,叫做文化创意。文化创意不能空洞化,它是以设计为核心,如果脱离了设计,这个创意就是一种口号。现在大家都在提制造业要实现从“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的转变,靠什么?最终还是要靠创意,创意的背后是什么?还是文化。文化创意对于制造业的推动作用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有利于提升制造业的品牌价值。二是有利于提升制造业产品的附加值。这是生产性文化服务业一个最核心的问题,就目前来讲,我们的生产性文化服务业主要包括了三大块:一是广告服务,就是做广告内容的,二是建筑设计,三是专业设计,包括了工艺设计和时尚设计等等9个门类,将来设计方面是要大力发展的。

 

从纵向上来讲,现在要想推动文化产业发展,特别需要在文化企业的战略布局上做文章,说白了就是要推动骨干文化企业的培育。这种文化企业的战略布局应该重点从引导、引领和引擎三个方面去做。引领主要是在成熟的电影、出版、演艺行业当中选出一批文化企业能够尽快成长、引领这个产业的发展。引导主要是在成长性的行业当中,包括动漫、数字文化和电影院线、演出院线等等,这是特别需要国有资本去引导的。引擎一定是在关键领域当中体现一种综合性、战略性,特别是在文化经验再造方面能够起到一种示范的作用,因此我们就把有线电视网络看作一个引擎,为什么是引擎呢?是因为这个火车可以拉无数的车厢,只要它的发动机一发动,整个文化产业就要有相当多的企业都跟着它转,这才叫引擎。曾会长说能不能对有线电视网络进行定位,我认为这个定位是蛮高的。

 

下一步可能要在打通产业链上做文章,怎么能够让有线电视网络打通产业链?最关键的是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内容,有线电视网络一定要做内容集成商。国家《十二五文化改革发展规划纲要》当中不仅把有线电视网络写进了规划当中,更重要的是提了一句话“跨部门集成整合文化产品、文化资源、文化服务”,下一步的发展有可能是形成电视博物馆、电视图书馆、电视报刊、电视剧院、互动教育等等,这个想像空间是非常大的。记得2009年曾经接到过一个观点,有线电视网络公司一定要差异化发展,这种差异化发展的支撑是什么?就是背后的、海量的、取之不尽的文化资源。现在我们已经有很多文化消费的终端已经是数字化了,但是我们文化的创作、生产,包括传播没有完全数字化。现在国家《十二五文化规划》当中专门提出一个工程,就是文化数字化建设工程,就是要从文化资源、文化生产、文化消费、文化传播各个环节实现全面的数字化。这项工作我们过去已经做过,包括对博物馆当中的一些藏品进行数字化,包括对图书馆过去的一些藏书进行数字化,下一步我们要用这些数字化的成果来提供给我们的生产厂家,制造出满足不同消费需要的文化产品和服务,其中有一部分就是要进入到有线电视网络公司,然后凭借网络公司连接千家万户的优势能够把这些文化资源充分利用起来。另一个方面就是结算支付平台。我对广电系统不是特别了解,2010年我知道有一个数字电视金卡之后我自己感觉非常兴奋,因为现在有线电视网络的一个短腿就是没有结算支付平台,这张网是废网,只能依托于别人。有了这样一个数字电视金卡,而且是纳入国家金卡项目当中,别的已经做完了,唯独这个卡没有做完,我实在是觉得可惜,而且下一步的发展趋势是要把数字变成文化消费金卡,这个范围就更大了,现在整个文化消费如果从消费额上来讲,光是文化服务方面增加值就是将近1万亿,倒算过来应该是4-5万亿,我们的卡要是支付10%的话,我们一定要解决这样一个短腿的问题,使得我们数字电视金卡能够尽快地做起来,然后把它变成一个文化消费卡。北京今年做文化消费井应该说反响还是不错的,如果我们有了文化消费金卡,文化消费数字化建设将会进入一个新的台阶。

 

四、加快建设“中华文化素材库”

 

1.激活中华文化瑰宝

 

数字化和网络化时代,文化消费终端已经数字化。唯有把文化瑰宝转化为各种数字化文化产品和服务,才更容易被年轻一代所接纳,悠久璀璨的中华文化才会代代相传。文化消费的数字化,“倒逼”处于上游的文化创作、生产和传播实现数字化,从而引发文化生产方式的根本性变革。

 

我国是文明古国、文化资源大国。海量的文化资源,主要集中在图书馆、博物馆、美术馆、纪念馆、文化馆等公共文化机构,以及电台电视台、电影制片厂、出版社、唱片公司等文化生产部门。

 

近年来,公共文化机构的免费开放,使越来越多的观众特别是青少年,与祖国的文化瑰宝近距离接触,与创造璀璨文化的祖先及贤人进行心灵对话,感悟中华民族薪火相传之根、之脉、之魂。与此同时也伴生两个问题:一是公共文化机构藏品众多,展陈的只占其藏品的很小比例,存在“看不全”问题;二是公共文化机构的展品年代久远,内涵丰富、深刻,专业性强,存在“看不懂”问题。传承和传播中华文化,急需激活沉睡于仓库的藏品,让不说话的文化瑰宝“动”起来、“活”起来。

 

文化数字化,前提是文化资源要数字化,从而激活文化资源。近年来,我国文化资源数字化已有长足进展。从面上看:自2001年起,国家启动全国文物调查及数据库管理系统建设,历经十年,全国文物系统博物馆已采集馆藏珍贵文物数据,仅拍摄一级文物照片就有387万张;自2002年起,中国民族民间文艺基础资源数据库建设启动,已建成戏曲、音乐、舞蹈、曲艺、民间文学等分数据库。从点上看:“数字故宫”“数字敦煌”“国家数字图书馆”等实施多年,积累了诸如“会说话”的《清明上河图》等数字化产品等。

 

2.萃取中华文化要素

 

 以文化资源数字化成果为原料,集成运用各种新技术,萃取中华文化之要素,并分门别类标签化,就可以形成“中华文化素材库”。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素材库,“中华文化素材库”忠实于本体,具有本源性、真实性,主要表现在:对应于物质文化遗产,必须是“原模原样”;对应于非物质文化遗产,必须是“原汁原味”;从影像中萃取,必须是“真人真事”;从艺术品萃取,必须是“真品真迹”。

 

从文化呈现要素来划分,“中华文化素材库”至少应该包括以下类别:

 

中华字库:字库的本义是字体及相关字符的集合体,以便于文字在计算机及电子产品上得以呈现和运用。随着计算机的普及,通用中文字库建设已经很成熟,已向个性化、美术化方向拓展,凸显汉字的“张力”。中华字库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中文字库,它集成浩瀚的中华古籍之元数据,是以文字记载的中华文化之集大成。

 

中华音库:中华音库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中文语音库,它是中华文化的声音标本库。储存于档案馆的录音档案、储存于唱片公司的老唱片、储存于文化生产部门和科研机构的录音资料是其主要来源。如,中央新闻电影纪录片厂上千部纪录片的原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阅读和欣赏》等节目中的原声等。

 

中华像库:中华像库是中华文化的形象素材库,可分为静像和动像两大类。静像包括对文物、书画、建筑等拍摄或扫描成像的图片元数据,动像包括对纪录片、美术片、科教片等数字化加工生成的元数据。博物馆、美术馆、纪念馆等公共文化机构的馆藏品,新闻电影制片厂等文化生产部门的纪录片、科教片、美术片及其素材,书报刊出版社保存的画稿、书法、图片以及音像出版社保存的视频资料,专门针对中国古建筑拍摄的照片等,经过数字化采集加工,都是中华像库的重要素材。

 

中华乐库:在世界音乐史上,中国音乐独树一帜,乐理、乐器、乐谱颇具特色。中华乐库是中华文化的音乐素材库。中国民族民间文艺基础资源数据库、中国民族民间音乐录音,以及在音乐类出版社、艺术院校等机构保存的音乐资料,专家学者专门研究中国乐器的原始声音、收集整理中国古代乐器的谱系,都是中华乐库的素材来源。

 

 中华舞库:中华舞库就是中华文化的形体标本库。杂技是一门古老的艺术,在画像、瓷器及工艺品中,常常可以看到杂技的生动形象,以杂技为题材的民间风俗画很多。武术也是中华民族的文化遗产,有关武术的书籍、挂图、影片及录像也很多。集成这些素材,就可以打造丰富多彩的中华舞库。舞蹈是以有节奏的动作为主要表现手段的艺术形式,从画像、影片、录像等载体中,也可以提炼出许多元数据,充实中华舞库。

 

中华剧库:戏曲是我国特有的民族艺术,剧种上百个、传统剧目则数以万计。中华剧库是中华文化的剧种剧目库。文化艺术研究机构保存的戏曲志、戏曲唱片、戏曲录像,电影资料馆保存的传统剧目录音录像,唱片总公司收录已失传地方剧种的老唱片,以及部分地方文化生产部门保存和抢救出部分戏曲录像资料,经过数字化加工整理,生成元数据,都是中华剧库的素材。

 

3.发掘中华文化金矿

 

建设“中华文化素材库”,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发掘这座文化“金矿”是文化建设的长期性工程,不可能“一蹴而就”,更不会“立竿见影”,需要总体规划、分步实施。

 

数字化和网络化改变了人类生活方式,正在推动文化生产方式的变革。加快建设“中华文化素材库”,就是顺应这一趋势,从“源头”上发力,发掘这座文化“金矿”,为变革文化生产方式打牢基础。

 

建设“中华文化素材库”是文化建设的基础性工程,对文化再生产的创作、生产、传播和消费等环节必将产生深刻影响。在文化创作上,文化资源的集成和集聚极大地丰富了创作素材,有利于激发创作灵感、缩短创作周期、避免凭空“杜撰”;在文化生产上,文化资源转化为文化生产要素,既盘活了存量资源、缩短了生产周期、提高了生产效率,又避免了技术和艺术的脱节,为文化产品和服务植入文化的“根”;在文化传播上,中华文明成果以数字化形态呈现,顺应了文化传播多渠道、多载体趋势,提升了中华文明的展示水平;在文化消费上,数字化文化产品和服务,“无缝对接”任何文化消费终端,使文化消费更加便捷,随时随地、即时可得。

 

建设“中华文化素材库”是一项系统性工程,要在文化资源数字化的基础上,把文化要素碎片化、标签化,生成元数据,分门别类地梳理、入库。我国文化资源分布广泛,既涉及公共文化机构,又涉及文化生产部门,既有公益性的,又有经营性的,需要妥善处理分散化和统一性的关系,文化资源的数字化加工以分散化为主,谁的资源谁加工,但要执行统一标准;文化素材的展示和交易要充分体现统一性,要把分散化加工整理的素材,放到统一的平台进行展示和交易,在更大范围内对接供给和需求,促进中华文化素材的推广和应用。

 

要把建设“中华文化素材库”同推动文化产业转型升级结合起来,从需求出发,按需开发,有针对性地加工与目前需求相关的文化资源,为文化创作生产全面数字化提供素材和要素;要把建设“中华文化素材库”同现代文化传播体系建设结合起来,从供给入手,以公共文化机构和文化生产部门已有数字化文化资源为基础,加快开发数字化文化产品和服务,以广播电视传输网络为载体,建设“电视博物馆”、“电视美术馆”、“电视图书馆”,通过电视机就能够尽情欣赏中华文明数字化成果,建立起中华优秀文化的传播和传承体系。

高书生简历:

高书生,男,1961年12月生,1984年7月至1994年8月,在河北财经学院任教;1994年8月至1996年11月,在首钢研究与开发公司先后担任改革理论研究所、改革与发展研究所副所长;1996年12月至2003年6月,先后在国家体改委和国务院体改办分配与社会保障体制司、宏观体制司任副处长、处长;2003年6月至今,在中宣部文化体制改革和发展办公室任事业发展处处长、助理巡视员。现为中宣部文化体制改革和发展办公室副主任。

 

 

 

图片点击
 关于我们  会员服务  人才招聘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财智谷
电话:(010) 88918141;  51712559       邮箱:service@ficc.cn
财智谷-财智信商网是免费传播战略管理等资讯,推动产业市场协同合作的非经营性网站
合作、会员及匿名者均须尊重法律、法规与道德,对信息合法性、真实性承担完全法律责任
财智谷坚持开放建设与科学发展.感谢您的关注、合作和支持
 
京ICP备12031018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7000163